营长一个-和中国力量一步步壮大的格斗媒体人:格斗营营长——井利君-九派新闻

                                  • 时间:

                                  北京工地高坠事故

                                  代價就是那次UFC賽后,營長本人神隱了三個月,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勞累過度養調養身體去了。這種執着和奉獻的工作態度,有時候也讓作為同行的我們感到汗顏。

                                  「營長」和安德拉德在聊天時,我們聽說營長在西安的第一家拳館即將在年底開營。這家拳館,也讓他拿出了自己幾乎所有的積蓄。

                                  此時的營長已經被MMA徹底吸引,不能自拔。

                                  誰說內容不能掙錢,誰說內容變現難?營長第一個站出來反駁。

                                  將近1年的用心培養,在2016年,樂視搏擊頻道已經贏得了圈內外的一眾好評,並培養出了中國新的一批格鬥行業媒體從業者,這批人中的大多數,現在依然是行業中的主力軍。

                                  營長回答的非常簡單——「我不想受那麼多功利因素的制約,只想踏踏實實的做內容,內容做好,拳迷喜歡,圈內認可,該有的肯定會有。」

                                  8月31日,在深圳大運體育中心,中國選手張偉麗首回合TKO安德拉德奪得草量級金腰帶,也是中國MMA選手在UFC獲得的第一條腰帶。一時風頭無兩。

                                  開始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堅持多久,但不管做多久,因為熱愛,無論結果怎樣都不後悔這樣的選擇。如今格鬥幾乎涵蓋了他生活中的一切:朋友、選手、媒體、賽事、裝備商。當然,除了他個人的努力和堅持之外,這也證明中國格鬥一直在進步,否則,他也很難取得今天的成績。

                                  隨着格鬥之火越燒越旺,整個行業依然需要大量人才的湧入,在我們的對話中營長最苦惱的就是留不住人才,因為不在北上,招人本身就困難重重,再加上他的小廟可能在別人眼裡容不下大佛,人員流動幾乎是家常便飯。

                                  8月31日,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在現場見證了張偉麗史詩性的勝利。

                                  文 /  葛 思文編輯 / 北力《人間》,是體育產業生態圈推出的一檔體育人物紀實欄目。如果您或身邊的朋友願意分享一段經歷,可以通過後台留言聯繫我們。不論是平凡世界抑或是英雄史詩,我們都願意,成為這段故事的記錄者。

                                  中國格鬥在2019這個體育產業的冬天逆勢向上,迎來井噴,而在這片戰場,「格鬥營營長」一直都在。

                                  營長的故事,就是中國搏擊成長的真實寫照。

                                  在部隊時的「營長」2015年1月1日,剛剛從新疆退伍複員的井利君孤身來到北京,在北京西郊石景山蘋果園租房的他每天將自己的簡歷像大海撒網一樣發往各大公司,然後跑遍全北京的接受面試。那一年的5月,他終於得到了樂視體育的offer,來到了這家當時最火的互聯網新媒體公司。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體育產業生態圈。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今天要講的這位人物,也是一位從草根做起,和中國力量一步步壯大的格鬥媒體人:格鬥營營長——井利君。

                                  但是,他們卻沒有停下自己前進的腳步,像「大V」們一樣在為這個行業耕耘,辛勤付出。

                                  源源不斷的工作內容和緊缺的人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此時的井利君可以說是痛並快樂着。

                                  很多人有所不知的是,在去年的UFC北京站前夕,經費緊張的營長放下面子向UFC工作人員租用了一間卧室,架起設備,短短三天的時間里採訪了中國搏擊圈20多位大咖,從拳手、記者到解說、舉牌女郎,把中國搏擊的完整生態呈現在了拳迷面前,這在同業內是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工程。

                                  「營長」(右)和李景亮圈哥在各種大小賽事上和營長經常打交道,一來二去也成了好朋友。比賽結束大家出去小酌一杯時,聽到營長聊起自己的故事,會由衷的感概中國搏擊發展到今天不易,整個行業的發展和每個從業者和報道者都息息相關。

                                  「營長」和張偉麗(左)然而,這條路沒有捷徑。尤其是MMA粉絲大多有一定的專業化水平和欣賞能力,稍加分辨,買粉,抄襲,內容同質化這些不光彩的手段就會現行,高下立判。無可否認格鬥營的成功是營長一步一個腳印打下來的,優秀的內容最容易贏得用戶的喜愛,這些內容大多是原創一手,甚至是獨家的。

                                  也正是這個無心的決定,讓營長的職業生涯註定要和綜合格鬥羈絆在一起。

                                  這也意味着營長打造格鬥產業鏈的第一步即將開始。有了媒體,網上商城,拳館之後,他的生態鏈條也終於可以完成。

                                  別人從未嘗試,甚至想都不敢想。但營長想了,也做到了。

                                  不過,井利君卻在那時做了一個有些出人意料的決定,2016年4月,他離開了樂視體育,離開了北京,回到西安的他決定沉甸一下自己。直到2017年11月,格鬥營正式創立。營長也終於下定決心自己做格鬥。

                                  而在張偉麗獲勝的3天前,西瓜視頻在北京召開發佈會,宣布拿下了國內三大最頂級賽事《武林風》《勇士的榮耀》《崑崙決》的獨家版權,開啟線上免費直播。

                                  他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作為一家體育自媒體,尤其還是格鬥內容自媒體。格鬥營的如今的規模和口碑讓很多人眼紅嫉妒,尤其是看到張偉麗的金腰帶后,短短時間里MMA頻繁登上熱搜、登上央視、登上人民網(603000,股吧),無數人在此時也想擠破頭進圈,想在此時佔據MMA市場和粉絲的腰包。

                                  營長和格鬥界的傳奇安德森-席爾瓦

                                  2018和2019年,UFC北京站及深圳站,格鬥營都在全國組織了百人拳迷觀賽團為中國力量現場助威。2018年,營長甚至還包下西安一間影廳,邀請幾百名拳迷在影院觀看「嘴炮」和「小鷹」這場火星撞地球的對決。

                                  說到營長,了解他的人都會誇這個西北漢子的熱情爽朗耿直。對那些不了解他的人來說,「營長」這個稱呼顯得有些陌生。那麼,這個稱呼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搏擊」這個並不算大眾的項目,正在經歷着自己的成長。

                                  「快樂」的則是彼時的樂視體育擁有着UFC、ONE、Bellator等國內外頂級MMA賽事版權,從對這個項目一無所知,到開始鑽研。愛上「蜘蛛」,愛上「嘴炮」,還有許許多多值得關注的國內外優秀選手。

                                  「痛」是因為每天的工作都是堆積如山,任你怎麼干也不一定乾的完。

                                  上班的第一天,領導就給他提了個難題:願意去搏擊格鬥部門做做看么? 當時的樂視搏擊頻道剛剛成立,內容方面還是一片空白,剛剛退伍的營長雖然此時對MMA也是一問三不知,不過仍然秉持了過去在部隊中對領導命令的言聽計從,無條件接受了這個艱難的任務。

                                  3年前誰會想到樂視體育突然死亡?3年之後,誰又能想到樂視體育走出的一個退伍軍官會成了國內MMA媒體的佼佼者?

                                  除了項目本身,與之一起成長的還有一批媒體人,他們之中沒有幾個是像報道足球籃球那樣,動輒幾十萬甚至百萬粉絲的「大V」。

                                  我們非常好奇,為何當時他會離開樂視體育這麼大的一個平台而選擇自己創業這條路,畢竟格鬥在國內本來就是小眾項目,在大平台都不一定能拿到好的資源,你一沒錢二沒人,你如何生產好的的內容,最關鍵的是,你如何掙錢養活自己養活一個公司?

                                  這些年來,格鬥營一直圈內最接地氣的的媒體,如何接地氣?2017年6月,格鬥營成為第一個到海外現場報道並參与拍攝UFC賽事的中國格鬥媒體。

                                  有關生態,老東家樂視體育沒做到的,營長卻在自己的領域里做到了。在中國搏擊逆勢崛起的今天,留給營長和中國搏擊的,還有更廣闊的天空。

                                  在營長看來,未來中國的格鬥無論從整體水平還是市場都會越來越好,會有更多的人參與和關注格鬥,而他做格鬥自媒體的初衷就是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去報道去拍攝,給喜歡格鬥的拳迷更多他們希望看到的內容。

                                  而營長還告訴我們,「中國力量」一詞是他最早採訪李景亮時「發明」的,後來李景亮在UFC比賽中獲勝后開始使用,一次次勝利也讓「中國力量」的名號在UFC叫的更為響亮。

                                  命運的安排有時就是這樣的有趣,但在努力之下,很多事似乎也是早已註定。

                                  原來,「營長」過去在部隊真的是營長,曾在邊疆駐守很長一段時間。

                                  包括新浪體育的周超,中國體育報的蘇暢等都已經在這個行業深耕多年,是值得我們這些後輩學習的對象。這批人中也有很多體育自媒體通過格鬥為人所知。

                                  而像他這樣純粹的格鬥媒體在國內又屈指可數,他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願意投身這個行業,踏踏實實付出幾年,自然會有收穫。

                                  在樂視體育工作過的小夥伴都知道,在創業年代,加班是家常便飯, 一個人經常要當成三個人使。

                                  今日关键词:武圣关公回归定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