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盛股份-昌盛日电在全国首创了光伏+农业模式-烟台新闻直通车

                                                • 时间:

                                                2020央视春晚

                                                另據報道,青島昌盛東方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昌盛實業」)2019年1月亦被河南省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被凍結股權、其他投資合計5300萬元。

                                                舉債收購美達股份,卻被太倉德源坑慘了的李堅之,只能含淚繼續玩下去。

                                                對於這麼高的溢價,昌盛控股安然接受,並給出它認為的合理解釋:因為有控制權溢價因素,而且美達股份屬於錦綸行業龍頭企業,昌盛控股及其實際控制人對美達股份多年來的行業地位、品牌價值、技術研發實力等方面高度認可,對企業未來發展抱有信心,願意接受一定程度的溢價。昌盛控股拿出了10億元股東投入的股本金,還從關聯方昌盛日電借款3.69億,完成了收購。

                                                華夏能源網(www.hxny.com)注意到:太倉德源所持股份是在2017年10月31日開始解禁的,解禁股來源於2014年太倉德源持有的5494.5萬非公開發行股份,持股比例為10.4%。兩次減持計劃合計,正是全部清倉減持。而且,這部分股份持有成本價僅是3.64元/股。

                                                但是,由於新三板每天的交易額並不高,難以滿足昌盛日電的實際融資需求,再加上青島地區擬上市公司排隊者眾多,當發現新三板轉板之路實在困難后,昌盛日電選擇了摘牌,並用了兩個多月時間就開始轉向在A股主板借殼上市,李堅之的資本運作能力之強由此可見。

                                                2017年12月7日,原為美達股份第二大股東太倉德源首次宣告其減持計劃,擬在2017年12月13日至2018年5月17日的6個月時間里,累計減持1338.4萬股,累計減持比例為2.53%;2018年6月28日,美達股份再次發佈公告稱,公司股東太倉德源計劃在未來6個月內,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4156萬股,即不超過本公司總股本的7.87%。

                                                此次股權轉涉及的天昌投資、天健集團與君合投資,均由美達股份實控人梁偉東控制。其股權轉讓單價為19.93元/股,比美達股份停牌前價格10.14元溢價了約97%,股權轉讓總價為16.31億元。

                                                然而時至2019年8月份,昌盛日電僅結清了材料費,28萬元的勞務費卻拖到現在未能結清。昌盛日電具體負責此事的工作人員也證實,公司確實拖欠安徽聯維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8萬元工程款,但公司現在資金困難,待下一筆回款到賬后再進行解決。

                                                高價買殼:自己舉債買的殼,含淚也要玩下去

                                                作為曾經的「全球新能源企業500強」、火熱一時的光伏農業龍頭企業,青島昌盛日電太陽能(000591,股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昌盛日電」)最近的日子很不好過。

                                                昌盛日電位於寧夏銀川的展示棚全景圖

                                                2017年1月16日晚,在停牌兩周之後,上市公司美達股份(000782.SZ)公布了昌盛日電母公司昌盛控股的買殼計劃。公告顯示,美達股份第三大股東天昌投資和第四大股天健集團(000090,股吧)擬將各自持有的5181.82萬股(占股9.81%)、3000萬股(占股5.68%)全部轉讓給昌盛控股;同時第一大股東君合投資擬將所持13%股權的投票權也委託給昌盛控股。

                                                李堅之先把子公司送上新三板、再退市,又向子公司借錢成功收購一家A股公司並準備借殼上市,這番布局和操作不可謂不出彩。可惜的是,世事難料,李堅之很快就發現人算不如天算,自己莫名掉進了一個大坑!

                                                隨着國內光伏農業概念的興起,昌盛日電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2016年7月19日,正在寧夏考察的主席來到永寧縣閩寧鎮原隆移民村的光伏農業科技大棚,對這種產業扶貧模式給予充分肯定,並表示「這裏的扶貧工作做得比較紮實」。華夏能源網(www.hxny.com)注意到,昌盛日電宣傳稱這裏的農業科技大棚項目正是該公司在當地投資建設的。

                                                2011年,受歐債危機和經濟下滑的影響,國內光伏產業遭受重創,光伏產品價格一路下滑,就連鼎鼎大名的無錫尚德、江西賽維等企業都破產了。正是李堅之的這份獨到眼光,讓昌盛日電在光伏產業大洗牌之時平穩地渡過了一劫。

                                                昌盛日電的源頭,是李堅之持股超90%的昌盛實業。以昌盛實業為主體,李堅之出資了17家公司,其中最重要的是2014年12月成立的青島昌盛日電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昌盛控股),而昌盛控股又直接出資8家企業,旗下除昌盛日電和美達股份(000782,股吧)外,還有華盛綠能等知名企業。

                                                2017年9月25日,國土資源部、國務院扶貧辦、國家能源局三部委聯合發佈了《關於支持光伏扶貧和規範光伏發電產業用地的意見》,明確提出:光伏發電規劃應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等相關規劃,可以利用未利用地的,不得佔用農用地;可以利用劣地的,不得佔用好地。禁止以任何方式佔用永久基本農田,嚴禁在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和規劃明確禁止的區域發展光伏發電項目。

                                                屢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顯示出昌盛實業及昌盛日電資金緊張程度非同一般。在眾多上市公司接連出現資金鏈斷裂「暴雷」的當下,昌盛的生存狀況堪憂。

                                                作者 |  潘望聯繫作者、入群交流,請加微信:13120105334

                                                在光伏產業大幹快上之時,李堅之很早就意識到,單純的光伏製造會遇到很大的發展瓶頸,於是把自身定位於光伏應用服務商而非傳統的光伏製造企業。於是,昌盛完成了從光伏製造向光伏應用的迅速轉型,試圖利用東部的屋頂資源把發電和高能耗的企業用電結合起來,也就是分佈式光伏模式。

                                                昌盛日電太陽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堅之

                                                昌盛日電在全國首創了光伏+農業模式,成功建立集新能源綜合應用、高效設施農業種植、造血式精準扶貧、農業創客於一體的一二三產聯動發展模式。在全國20餘個省份、67個地市,昌盛日電建設了光伏農業項目,並簽署了總量超過5000MW的開發協議。

                                                據華夏能源網(www.hxny.com)了解,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昌盛日電就麻煩不斷。2018年年底,北京市海淀區法院發表多份民事裁定書顯示,因在與神州數碼(000034,股吧)的生意合同糾葛中敗訴,昌盛日電共計2316.39萬元資金已被司法凍結。另據報道,昌盛實業2019年1月亦被河南省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被凍結股權、其他投資合計5300萬元。

                                                同時天眼查信息顯示,昌盛實業2018年12月已將大量股權質押在青島城投名下,其中昌盛控股所持美達股份的股權累計被質押1.53億股,占其持股總數的98.84%,佔美達股份總股本的28.99%。

                                                這家曾經因光伏農業概念火熱一時的昨日之星,為何走到如今這步田地?已被陰霾所籠罩的昌盛,又能否安然度過這個劫難?

                                                2017年2月14日「情人節」這天,美達股份股權轉讓完成過戶登記手續,李堅之終於如願以償拿下一家上市公司。昌盛控股持股15.49%,再加上君合投資委託的13%股權對應的投票權,昌盛控股共計擁有28.49%投票權,李堅之成為了美達股份的實控人。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夏能源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昌盛日電創立於2009年,是中國光伏設施農業領軍企業。其法人代表、董事長李堅之在全國首創了「光伏+農業」的綜合利用發展模式,業務輻射29個省的104個縣市,累計投資建設新能源電站裝機容量2.4GW,累計運維電站裝機容量3GW,並先後獲得「聯合國藍天獎」、「全球新能源企業500強」、「中國光伏電站企業20強」等稱號。

                                                隨着公司資金被凍結,昌盛日電現金流出現嚴重問題,目前連工程款和勞務費都無法如期結算。據據媒體報道,周先生是安徽聯維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名項目經理,2018年6月份,他帶領工人前往昌盛日電在湖北省仙桃市彭場鎮承包的一個光伏電站建設項目上幹活。按照周先生的說法,當時與昌盛日電約定,總工程款為150萬元,其中包括材料費以及勞務費。工程開始后先付30%,結束后付清尾款。

                                                短時間內屢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顯示出昌盛日電的危機已非同一般。這家曾經因光伏農業概念火熱一時的昨日之星,不知能否安然度過這個劫難?

                                                在光伏農業大幹快上之時,出現了諸多問題,比如光伏電站佔用基本農田、農業用地。這與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要求「嚴守18億畝耕地紅線」的精神是相違背的,這引起了中央部委領導的重視。

                                                受此打擊,美達股份的股價開始一路下滑,李堅之高溢價買來的殼很快跌成了渣。想增持又缺乏資金,想定增或重組又面臨證監會融資新規的阻隔:新規規定非公開發行股份數不超總股本的20%,董事會決議日距離前次募集資金到位日原則上不得少於18個月。

                                                華夏能源網(www.hxny.com)獲悉:2019年9月12日,昌盛日電再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這是該公司繼8月29日被列入執行人後,又一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危機重重:再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藉著光伏農業的火熱,李堅之的IPO之夢也似乎越來越近。早在2016年初,昌盛日電就掛牌了新三板,但在當年的11月18日卻終止掛牌了。在李堅之的運作規劃中,屈身新三板市場只不過是權宜之計,通過新三板來達到轉板謀求「曲線上市」才是最終目的。

                                                區區28萬元工程款,對於控股上市公司的李堅之來說本來不值一提,但卻付不出來了,由此可見昌盛日電的現金流確實出現了大問題。由於官司纏身、麻煩不斷,2019年8月29日,昌盛日電被列入執行人。9月12日,公司再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隨着國家政策的變化,多地開始叫停光伏農業項目

                                                這一文件的出台,給一路狂奔的光伏農業踩下「急剎車」,多地開始叫停光伏農業項目。作為光伏農業的龍頭企業,昌盛日電受到的影響和衝擊自然不會少。2018年531光伏新政的出台,對於本就在買殼的「大坑」里還沒爬起來、資金緊張的昌盛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光伏+農業:昌盛日電的高光時刻

                                                今日关键词:女孩华山案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