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迪特里希-中国为什么能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社会主义国家-石家庄新闻联播

  • 时间:

闪电侠定档

環球時報:「21世紀社會主義」和上世紀在全球風起雲湧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有什麼主要區別?

環球時報:有些人提到蘇聯解體、東歐劇變時,會問社會主義還有沒有生命力?

社會主義模式本身沒有失敗環球時報:提到21世紀社會主義,很多人會想起查韋斯時代的委內瑞拉,以及厄瓜多爾、玻利維亞等國。除了拉美,還有哪些地區受到這一理論的影響?

「21世紀社會主義」理論創始人海因茨·迪特里希。

迪特里希:社會主義當然還有生命力。馬克思主義不僅是一種哲學,也是理解和改變現實的科學方法,只是馬克思在他所處的時代並沒有我們今天所擁有的新的技術條件。比如,上世紀20年代一種對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的批評是,人類的頭腦無法協調一個現代的經濟體系,但今天,電腦、5G、互聯網的實時資訊和大數據的誕生,讓我們已可以重新討論市場和國家規劃的關係,從而建立一個運行更高效但貧富差距更小的經濟體系。

21世紀社會主義要符合新的社會模式

環球時報: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您對中國的未來發展有哪些建議?

【環球時報記者白雲怡】新中國成立70年,中國的社會主義建設也成為國際學者的重點研究。「21世紀社會主義」理論創始人、墨西哥城市自治大學教授海因茨·迪特里希7月初來華,考察社會主義在中國的發展現狀與前景。76歲的迪特里希生於德國,在德國完成大學學業后前往墨西哥從事政治學領域的研究,是全球著名的社會學家、政治理論家,其創立的「21世紀社會主義」理論影響了很多拉美國家。他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在全球社會主義發展中扮演重要的「可參照物」角色。結束中國之行前,迪特里希表示,在中國看到的一切讓他更加堅信,中國正走在「一條無比正確的軌道上」,它是為世界「提供另一種選擇」的希望。

迪特里希:世界上最早的社會主義國家是蘇聯,那是20世紀的社會主義,它是為工業社會而設計的一種制度,曾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成功。但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這一模式進入危機,原因是當時的一些社會主義國家沒有根據時代發展的新情況更新自己的模式,所以它們崩潰了。21世紀社會主義是指一種仍以馬列主義思想為基礎,但符合21世紀條件的新的社會模式,它必須適應新的技術、政治條件,尤其是解決上世紀在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出現的政府、黨和群眾分離的問題,讓民眾更好地參与社會的發展和決策。簡言之,這是一個更民主的社會主義。

至於社會主義在上世紀大範圍失敗后能否在今天復興,我想我們必須要區分20世紀和今天的社會主義:前者的確在很多國家崩潰了,但今天的中國已經很接近我設想中的21世紀社會主義,它已自我更新,並適應了新的時代條件。在全球範圍內,社會主義的發展面臨兩個有利條件:一方面是中國取得的經驗和成功;另一方面則是西方體系的危機越來越嚴重。不僅很多西方國家面臨經濟低迷,在政治層面,由於西方式的民主沒有兌現自己在政治、經濟、生態等領域的承諾,人們對它的不信任感已越來越強。特朗普的當選正是西式民主危機的表現之一。

迪特里希:中國在建設21世紀社會主義的歷史進程中扮演着獨一無二的作用。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經濟強大、擁有先鋒性的政黨——中國共產黨,同時又對馬克思主義有高度理解的國家。在世界嘗試解決資本主義國家無法解決的政治、經濟、民主等基本問題時,中國最有可能與進步的西方政治家和學者一起為此做出貢獻。值得一提的是,儘管中國不打算輸出自己的模式,但中國的成功必然會成為許多國家的參照物。你永遠不能把一個國家的社會模式強加給另一個國家,因為每個國家的情況都是一個「獨特的宇宙」。不過,不同的社會也經常面臨一些共同的問題,並可以有一些相似的解決方案。

環球時報:一些拉美國家正面臨一系列嚴重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危機。這能否說明21世紀社會主義的模式出現問題?還是另有原因?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我和我的團隊也曾為歐盟提供過一個向21世紀社會主義「過渡」的計劃,當然它主要集中在對金融領域的建議。我們的觀點是,如果國家不能更多控制能影響到工業部門的金融領域,就不可能取得穩定的經濟增長。對此,歐洲央行需要發揮與此前不同的作用,在造福民眾、推動就業及穩定資本系統性危機方面扮演更加指導性的角色。不過,除非歐洲中產階級的生活水平像一部分美國中產那樣惡化,人們暫時還不會尋找替代方案。

迪特里希:中國如今有4億「中間階層」,未來隨着中國經濟的進一步增長,這個數字還會達到8億或9億人。這意味着中國在發展中已創造了一個新的社會階層,同時,它還創造了許多大企業。這些新的力量在未來十年或更長時間里將發生怎樣的互動?彼此間將怎樣「談判」和妥協?是否會導致國家權力結構的改變?這就是目前社會主義制度面臨的一個基本問題。

迪特里希:因為在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拉丁美洲國家面臨相當嚴重的經濟問題,而當時大部分政府奉行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並沒有有效改善經濟和民生狀況。在這一背景下,人們開始尋找一種替代性的方案,巴西的盧拉、阿根廷的基什內爾以及委內瑞拉的查韋斯等一系列左派領導人出現,而最後查韋斯對這些變革力量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整合。這些領導人認為,21世紀社會主義和他們希望推動的改革有相似之處,進而採納了這一理論。此外,拉美在1980年代曾有全球最活躍的社會運動。我們有強大的工會、農民運動、工人運動和學生運動。直到現在,拉美依然是一個活躍度很高的社會。

不過,這一民主並不是西方式的民主。我認為,西方式的民主是一種「虛幻的民主」,民眾只有在4年一次的大選時才有一點真正的權力,其他時間則根本無法真正參与權力。而21世紀的社會主義(國家)——比如中國——將為這個問題提供更好的答案,嘗試給民眾在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最大限度的決策權。

中共一直保持先鋒者性質環球時報:您認為中國在全球社會主義的發展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迪特里希:國際舞台就像一個足球場,只要有新選手上場,不管你願不願意,人們都會不可避免地進行比較,接下來,大家會跟隨、模仿那個最佳選手,它所在的隊伍也會擴大。在此背景下,中國的工業和其他經濟發展政策在美國眼中勢必會(對國際秩序)產生某種影響,因此我們看到美國現政府一個最直接的目標就是阻止中國成功。在資本主義環境下,競爭永遠存在,一個新的參与者總會不可避免地被視為對手。不過,對美國來說,壓制和阻止中國為時已晚。

我相信未來的世界將是一個多極化的世界,有中國、歐盟、美國、俄羅斯,以及十年後,我們也必須接受印度成為其中的一員。不過,目前看來,陣營的劃分或許不會依據意識形態,而是根據各國的國家利益,比如中國和俄羅斯的聯合。但我們需要找到合理的方法避免「選手們」在同一個場地中的激烈競爭,這對世界來說將是危險的。

國際舞台就像一個足球場環球時報:一個成功的社會主義中國對國際秩序會產生哪些影響?未來中國和西方尤其是美國該如何相處?

迪特里希:中國的成功有幾個關鍵因素。一是執政黨的素質。近100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保持其先鋒者的性質,它不斷適應外界的變化,做不到這一點的政黨已像蘇聯共產黨或歐洲一些國家的共產黨一樣消失了。在這一點上,中共可以說是卓越非凡的。第二,中國有傑出的政治領導人,他們都是推動中國發展的重要人物。第三個因素是中國有對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科學規劃。我們都知道「五年規劃」在中國發揮的核心作用,它把短期計劃和中長期計劃有效結合在一起,避免國家以混亂的方式行動。令人驚嘆的是,在過去很多年中,這些規劃都基本得到落實。相反,蘇聯等國政府沒有做到這一點,因為其規劃不太切合實際。中國在這三方面的經驗可以為許多國家所效仿。當然,中國的成功也有一些特殊的客觀因素,比如國家規模、人口數量以及人口構成等。主客觀因素共同解釋了中國的發展奇迹。

正如我之前所說,西方民主基本是一場騙局,所謂「自由選舉」經常不過是一場鬧劇,而不是真正的大眾權力的體現。那麼,在社會主義國家,我們要怎樣說服大眾,在沒有西式選舉的情況下,我們仍然比美國有更多真正的民眾權力?這是一個核心問題,所以社會主義國家應給出一個更好答案,人民在這個體系中應更有影響力。

迪特里希:是另有原因,而且每個國家的情況都不完全相同。總的來說,無論是委內瑞拉還是厄瓜多爾都沒有真正在其國內建立起這一模式。在委內瑞拉,查韋斯總統使用了「21世紀社會主義」這一名稱,以構建更多人對其實施的社會改革的認同,但出於種種原因,他在生前並沒能真正在委國內建立起與這一制度相對應的機構,委內瑞拉只是一個依靠高石油收入的、受政府強大影響的混合經濟體。目前,委既沒有準備好繼續推行這一模式,也沒能力進行經濟現代化,因而造成種種困境。還有的國家,政權更替后完全倒向美國,並破壞了經濟增長。所以,我認為,出現危機與政府執政能力有關,而非模式本身的失敗。

環球時報:在您看來,中國為什麼能成為世界上最成功的社會主義國家?

今日关键词:保罗晃晕戈贝尔